□口述:劉陳偉江蘇公安邊防總隊連雲港支隊
  整理:雍冉冉江蘇公安邊防總隊南通支隊
  7月29日中午,炎熱的太陽高掛天空,毫不吝嗇地炙烤著大地。我和同事們剛從治安卡口執勤點回所,一下車還沒來得及抹一把臉上的汗水,就感覺有人拍了下自己的肩膀。我抬頭一看,原來是轄區響石村退伍軍人鄭成秋。
  “小劉,老哥我等你半天了。”老鄭黝黑的臉龐上泛著紅光,握著我的手不肯放開。
  “老哥,你嚇了我一跳,你今天不是應該在鋼廠上班,怎麼跑派出所來了?”我笑著說。
  老鄭鬆開了我的手,快步跑到門口停著的摩托車旁,從車籃子里拿出一個紅色的袋子。我打開一看,原來是一掛鞭炮。
  “小劉,老哥重新恢復戶口,能夠找到現在的工作,多虧了你啊。老哥是一個粗人,在我們老家,表達謝意的方式比較簡單,老哥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,就買了一掛鞭炮,想在你們柘汪邊防派出所門前點了,讓百姓知道你們是真正為人民服務的警官。”老鄭一邊笑著說,一邊就要把鞭炮鋪在地上。
  “老哥,這鞭炮點不得啊,這不合適,真不能點。”我將鞭炮重新捲起來,放在了老鄭的手上。
  “小劉,你幫了老哥這麼大的忙,這麼熱的天來回幫我跑了多少趟才讓我這個老兵恢復了戶口,請你吃飯你也不來,這次你一定要給我一個表示感謝的機會,不然你就是看不起我這個老班長。”老鄭激動地說道。
  我急忙回道:“鄭哥……老班長……你要是把我當老弟,就不要點這鞭炮。”
  怎麼會出現這樣的場景?事情還得從半個月前說起。老鄭今年47歲,是贛榆區柘汪鎮響石村人,1998年退伍後一直在山東省日照市一個親戚家開的公司里工作,由於當時部隊開具的退伍軍人安置信不慎丟失,所以戶口一直沒有安置。6年前老鄭回到了老家響石村,但戶口一直沒能落上,想去鑌鑫鋼廠安保部工作,因為沒有戶口,公司沒法接收。今年7月初,我在轄區走訪時,瞭解到了這一情況,與戶籍民警進行了溝通。一方面走訪取證,查閱檔案,收集各類證明材料,一方面與區分局戶政科協調及時開闢綠色通道。歷時半月,終於讓這名退伍老兵結束了16年的“黑戶”生涯,也找到了自己理想的工作。
  老鄭還想將這掛鞭炮點燃,表達他心裡的感謝。在我的極力勸說下,最終打消了這個念頭。老鄭拿著鞭炮,對著我說:“這掛鞭炮我不點了,小劉,老哥聽你的。”說完,老鄭突然站直了身子,對著我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。沒等我反應過來,老鄭就騎著車子離去了。
  望著老鄭的背影,我還了一個軍禮。耳邊,仿佛聽到了那掛鞭炮發出的聲響,震耳欲聾,時刻提醒自己用最好的服務回報最淳樸的百姓。
  (原標題:一掛未點燃的鞭炮)
創作者介紹

宇治金時

pqronkrjaha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